来自 心境 2019-09-30 11:47 的文章

《新华日报》:以更高质量视角认识长三角区域一体化

区域一体化,是打破行政界限约束、促进要素自由流动下,地区分工协作形成合力的过程,是将区域作为一个整体,根据经济社会和资源环境的区位条件差异性,进行分工配置有机协调的过程。我国在快速城镇化和工业化发展阶段中,长三角一体化促进集聚经济和范围经济,实现了区域经济总量的扩张,但仍面临竞争与趋同、地区间差距扩大、资源环境恶化等挑战。在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需要重新认识区域一体化,寻求一体化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提升区域整体竞争力。

区域一体化成为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

高质量发展,就是能很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发展,是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发展,是创新成为第一动力、协调成为内生特点、绿色成为普遍形态、开放成为必由之路、共享成为根本目的的发展。可以说,新时代的区域一体化应该是符合新发展理念的更高水平的一体化。

一体化促进分工协作,提升集聚发展高度强度以及价值链,带动供给侧新动能;一体化推动包容性发展,促进多层次就业和收入增长共享繁荣,带来释放内需潜力的新动能;一体化促进知识溢出和数据共享,提升区域创新能力和效率,助推更为强劲的创新发展新动能;一体化放大开放创新示范政策效应,促进整体国际竞争力提升,强化联手参与全球治理的能力,带动更高水平的开放新功能;一体化经济-生态空间均衡和绿色健康发展,推动宜居环境构建和高端人才吸引,带来可持续发展的绿色新动能。

高质量区域一体化发展的新内涵

差异化一体化。一体化不是一样化,各城市都模仿套用大规模工业化发展模式,不仅带来城市间恶性竞争和产能过剩,更会使后发地区陷入“追赶者陷阱”。基于资源禀赋和比较优势的因地制宜谋发展是各地区安身立命之本,差异化的分工协作是区域一体化的基础,趋同则带来同质竞争。

高效率一体化。区域资源要素合理流动配置和专业化分工带来的集聚范围效应,是推动一体化的合作红利和核心动力。生产要素能够不受管理边界的制约,按照市场动力寻求最契合的发展土壤,推动资源要素在城市间形成最优的空间分布格局与分工组合状态,形成一体化合力,实现1+1>2”的资源要素产出效率最大化,提升整体竞争力,增强一体化的意愿。

可持续一体化。一体化的组织方式具有时代性和地域性,与区域经济发展水平、社会发展阶段、各主体接受程度等相适应。一体化范围过小,规模集聚优势得不到发挥;范围过大,可能会因管理水平跟不上和认同度降低而使一体化走向终结。同时,城市群的一体化是不断提高密度的过程,但是这个密度必须控制在资源环境可承载的范围之内,突破资源环境极限会使区域本底发展条件恶化,一体化也就无从谈起。

包容性一体化。一体化的终极目标是保持经济的高效增长与持续发展,使更多区域、更多人民享受更充分的发展和更均衡的美好生活。因此需要兼顾效率与公平,通过实行各种政策来使各地区人民生活水平平等化,包括生态品供给地区以及一些行政界别低、获取公共资源照顾少的地区。

区域一体化的新格局新取向

城市群的一体化,遵循科学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理念,以经济、社会、环境综合效益最大化为目标,经济社会和自然保护空间以及城乡组织的原则体现在经济集中、社会公平和生态安全三个方面。

经济集中。一体化的制度及空间规制安排,可以使工业化城镇化开发的空间规避对资源环境破坏和人民生活健康影响的负外部性区位(生态敏感性地区),同时也能突破分割和距离的障碍,促进生产要素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合理选择适宜的区位。为此需要政府打破行政分割,进行一体化的制度及空间规则安排。而规模集聚和专业化分工要求,则进一步引导工业化的经济活动在城市区域的高密度高强度集聚,以不断提高空间开发效率和投资回报率。

生态安全。保障生态安全,是一体化空间优化的重要导向。保护生态是政府保障可持续发展的必要职责。按照生态重要性和敏感性确定生态红线保护区,是保护自然开敞空间的最重要一步。城市群的重要生态功能体现在水源涵养、绿色碳汇、生物多样性、灾害规避等方面,同时需要规定重要生态功能区周边相关区域的准入要求,以避免邻避破坏和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