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心境 2019-09-30 11:50 的文章

【中国社会科学网】杨君:盘活农村内生性资源的机制

理事会是农村居民利益的代表,是农村社区治理实践中产生的村民自治组织。村民小组理事会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盘活农村的内生性资源,“理”活农村社区的美好生活。在农村社区治理中,理事会是一个村民组织,具有村级行政组织不可替代的作用,是“一事一议”的扩展和补充;在工作实践中,它可代表群众的真正意愿开展农村社区治理工作。2016年中办、国办下发《关于以村民小组或自然村为基本单元的村民自治试点方案》(厅字[2016]31),村民自治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得到全面提升。近年来,上海着力推进“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那么,理事会的村民自治到底是如何开展的?取得了哪些效果?有哪些值得借鉴和推广的经验?

理事会翻开村民自治新一页

夹漏村地处上海西南,以“创新管理方式、推进民主自治”的理念,通过深入了解群众需求,20159月成立两个“群众帮群众服务点”试点,并在20165月更名为“巷邻坊”。为进一步提升“巷邻坊”的民主管理和引导群众参与的能力,夹漏村在全村21个村民小组设立“巷邻坊”,并重新规划人员“1+2”模式,引导三支队伍发挥力量。同时,通过每月例会和经验探讨会,“巷邻坊”不断延伸为民服务功能,进一步激发群众参与热情。

通过几个月的工作,“巷邻坊”共受理群众诉求156,自查事件115,并形成了独有的四大优势。一是“近”,一个组一个点,方便群众就近反映诉求,尤其方便了那些年老体弱、行动不便的村民。二是“快”,第一时间发现问题,立即受理,能处理的当场解决,不能处理的上报相关负责人并监督处理情况,有助于将问题解决在萌芽阶段。三是“活”,服务点的工作人员都是村民,办事不需上纲上线,处理问题灵活,邻里情中显人情味,更易被村民接受。四是“多”,随着群团功能下放,村民业余生活也开始丰富起来。“两学一做”、暑期活动、妇联活动等纷纷来到“巷邻坊”,村民可在家门口享受村委会下放的丰富资源。

2017510,在村两委的组织下,夹漏村21个村民小组在组内召开村民代表会议,在公开、公平和公正的原则下选举产生村民小组理事会(以下简称“理事会”)。每个理事会选举产生1名理事长,57名理事会成员,成员中既有党员、妇女,又有普通村民。从理事会成立之日起,夹漏村村民自治工作翻开了新的一页。

事实上,理事会的工作并不神秘。理事会在村党总支的领导和支持下,以村民意愿和需求为导向,在“巷邻坊”党建服务点的基础上,吸收村内乡贤力量,积极发挥村民小组自治优势,开展村民自治,可概括为“旗帜下的一个阵地、三支队伍”。“旗帜”,就是以村党总支为核心、村委会为主导;“一个阵地”,指的是理事会;“三支队伍”,指的是党员、村民代表和妇女信息员,他们共同协商解决村民小组各种事务,共同推进村民自治,是农村社区开展社区治理的重要助力和支撑。那么,理事会具体做哪些工作呢?

项目化管理助推自治

理事会成立之后,夹漏村村委会划拨经费105000,并经村民代表大会同意作为理事会的专项自治启动基金,以项目形式下拨。凡事关村民小组的公共事务,经村民提交理事会成员商议后,理事会可向村委会申请自治基金。目前,夹漏村4组理事会已为组内卫生保洁申请自治基金,对组内道路、百姓大舞台进行清扫,并对道路两侧的杂草进行割除。村委会希望通过自治基金确保理事会的运行基础,这不仅可提高村组公共环境,更能加强村民互动、增强凝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