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心境 2019-09-30 11:58 的文章

【上海教育新闻网】寻求中英法律术语翻译的通约性

编者按:

“学通四海、术育英才。” 54日,华东理工大学“通海讲堂”在奉贤校区图文信息中心通海厅正式启动。作为学校倾心打造的高端学术讲座平台,“通海讲堂”将邀请两院院士、国家“千人计划”专家、长江学者、国家“杰青”获得者及知名教授等学术大咖,面向本科生讲述前沿性学术问题,进一步提升华理校园学术文化的“高度”和“宽度”,助力一流人才培养。为了让更多的读者感受大咖的魅力、汲取知识的力量,即日起,本网将推出“通海讲堂”系列文章,第一时间传递讲堂信息,分享讲座内容。

【华东理工大学“通海讲堂”第十讲】

法律翻译作为法律语言学主要研究内容之一,在国内国际社会和生活中都具有重要作用。以准确严谨著称的法律语言对相关翻译人员提出怎样的要求?法律翻译具有怎样不同于一般翻译工作的特点?如何寻找不同语言之间法律术语翻译的通约性?615日,教育部首届青年“长江学者”、华东政法大学科研处处长兼外国语学院院长屈文生教授走进华东理工大学“通海讲堂”,带领学生们以独特的视角探讨跨法系和跨语际的法律翻译实践。

寻求中英法律术语翻译的通约性

 

屈文生,华东政法大学科研处处长兼外语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首届“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青年学者,研究领域为法律翻译、法律史、翻译史及中外关系史。曾获教育部第七届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教育部霍英东基金、上海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上海市教学成果奖一等奖、中国法律文化研究成果奖二等奖、上海市曙光学者、首届上海市外语界十大杰出人物等奖励及荣誉称号。在《历史研究》《中国翻译》《复旦学报》《浙江大学学报》等刊物发表《早期中英条约的翻译问题》等论文70余篇,在剑桥大学出版社、商务印书馆等出版专(译)著12部。兼任中国翻译协会法律翻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上海市法学会法学翻译研究会会长。

术语理解的重要性

正确充分地理解法律术语,是进行翻译实践的前提和必要条件。

法律术语翻译的两个关键步骤是理解原文和构建译文。法律语言准确严谨,其翻译具有不同于文学翻译实践的独特性。在翻译过程中要寻求不同法律世界之间的commensurability(通约性/公度性),首先要准确理解法律术语,尤其应注意一词多义的问题,具有多个义项的术语在翻译过程中不应采用“单名单译”的原则,而应根据具体语境进行合理翻译。以中文法律术语“当事人”为例,立法概念的“当事人”,如诉讼双方的“当事人”,可以采用litigants翻译,而非立法概念的如作为委托人的“当事人”,则应考虑采用client(s)来翻译。法律术语的正确理解不可或缺,没有经过准确理解的法律术语在翻译中将毫无疑问会出现问题,影响翻译的质量和效果。

厘清易混淆的法律术语

在进行中文法律术语英译时,翻译实践也应建立在对这些术语充分理解的基础上。比如“判决”“裁定”“裁决”和“决定”是近义词,但它们的实施主体不同:“判决”和“裁定”的实施主体是法院,“裁决”的实施主体是行政机关如公安机关,而“决定”的实施主体就比较广泛。因此,在进行这些术语翻译时,充分理解它们,确认语境中的术语选择是关键。

再比如“订金”和“定金”等,其中“定金”是立法语言,可采用earnest money进行翻译,而“订金”是司法语言,只出现在司法解释中,可以用down payment进行翻译。再如“逃税”“避税”,如果用tax evasion就是“逃税”,是一种违法行为,而用tax avoidance,则是“避税”,并非违法行为。对于易混淆的法律术语,在翻译中尤其应注意其理解和不同语言的术语对应。

术语对应能力是法律翻译人员的核心素养

中英法律术语翻译具有通约性,我们应该注意寻找这种通约性的途径。比如,在翻译“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时,应该避免盲目地对应,虽然“选举权”是我们熟悉的right to vote,但是“被选举权”并非是right to be voted,而应考虑采用stand for election;必要时,可以使用合理的注释来实现翻译通约性。